无极2信息港  首页 > 动漫 > 正文

管党治党的政治担当不可缺

无极2信息港 | 2019-03-25 09:19:20

独远,曲之风,往道路旁侧前去,独远,从身上储物袋中,拿出水囊,喝了一口,水,曲之风也是,万劫地第八层通行的货币,是快捷的铸币形式,一枚金币等于一百枚银币,等于一万枚铜币。不过大多数历练者会选者金币,银币通行,除此之外一枚金币的重量,和银币的重量只重6.1克。曲之风,一脸开心,道“恩,独远哥哥,你先闭上眼睛,我才能告诉你!”狼堡,星空。狼堡之内,红地毯。独远,曲之风。独远入座宝座之上,案前四处都是政务文件,狼堡之外,石道,火灯,沿路把守警戒的卫兵。

曲之风,微微,笑道“呵呵,没有关系的!”无名抱着女子即将入眠,蓝可儿热乎乎的娇臀顶着他的下身,他的敏感部位突然受到刺激,又是一波波的热浪涌灌而来。经受不住女性的吸引,少年从背后抓住她那够得上一把的柔软胸脯,另一只手不经思索的探到她的**。

  范家小学是农村教育的乌托邦?

  范家小学的课间,学生们一拥而上,抱住老师的脚就不撒手。张平原/摄

  范家小学到底是不是农村教育的乌托邦?图为范家小学的教室。张平原/摄

  2月18日,《中国青年报》刊发了《从范家小学看乡村教育的应然与实然》一文,陆建国先生提出了一个问题:像范家小学这样的学校是否“具有普遍推广的可能性”。他有两点质疑:一是范家小学的硬件较好;二是范家小学的生师比较高,所以他认为范家小学是“资源供给充分的前提下,采取小班教学的模式”的特例。感谢陆先生对范家小学的关注,我也想就此问题进行商榷。

  何帆教授在他的新作《变量》里称范家小学是“中国教育理念最先进的学校”。其实,对这一结论,我也觉得有点夸张。当然,这是因为他看到我们在偏僻的农村,能为乡村教育作出一点点成绩,为我们感到高兴。但是,我认为只有最适合自身条件的学校,没有最好的学校,很难评判城里学校还是农村学校更先进,也没有办法按照统一的标准评估学校的水平,更没有必要按照一种模式去复制学校教育。

  最近几年,在政府和各界人士的支持和帮助下,范家小学的硬件条件确实得到了改善,这对我们全校师生都是一种鼓励。但是,我们以前的配置远远不如现在,当时,我们也没有因为条件艰苦就放弃办学信念。换个角度去思考,如果我们现在抽掉学生的平板电脑、教室里的空调和沙发,范家小学就不是好学校了吗?我是不同意这样的判断的。在我看来,我们学校最宝贵的资产不是硬件,而是一个有利于孩子成长的氛围,一个能够给孩子平等、包容、自由、安全的心理环境。

  假如我说好学校是有能力容纳一些混乱的学校、是不把此学生与彼学生进行比较的学校,是不对学生挑三拣四的学校、是一所没有近视眼的学校……这一判断错了吗?范家小学就是这样一所学校。俗话说,用钱能办的事那都不算事儿。用钱能办好的学校,村大爷也能办。不好的学校从门头铺金铺银,全校红地毯,也不算好教育,顶多也就是个土豪。我们在范家小学追求的目标,并不是把学校置办得更豪华,而是给农村学校提供一个最低成本的办学启发。

  如果认为范家小学就是因为生师比较高,老师才能更从容不迫地照顾好每一个孩子,那也是一种误解。事实上,这里除了43个小学生还有28个幼儿呢,39个住校学生(含6个幼儿),教师人均每周24.6课时,平时全都住在学校,不仅给孩子们上课,还要照顾孩子们的生活,带他们洗澡,有时候还要给小孩子洗粑粑,半夜三更送孩子去19公里以外的镇医院,等等。13个教师,多吗?像范家小学这样在距离县城40公里的深山沟里,要留住一个老师有多么不容易,要留住一群优秀的教师,更难。这里老师的工作量丝毫不比城里大班的任课老师少,他们能够坚守在这里,更多的是因为对孩子们有了感情,我们这一批坚守在乡村教育一线的老师,彼此甘苦与共,舍不得离开这种温暖的家的感觉。

  文章还讲到,范家小学农村孩子起点低,所以我们就不追求成绩,担心我们会荒废了农村孩子的学业。我的确是说过不以分数为目标,但这并不等于放弃孩子对知识的学习。我确实给了孩子们很多玩耍的时间,一个学期只需要完成教育局核定的教辅资料就可以了。我们还允许孩子们考3次,哪一次考得好,就作为最后的成绩。孩子考100分我们学校不奖励,考22分,我们学校也不批评。学生的考试结果与老师的绩效也没有关系。这种看似“放羊”的教育方式并没有让孩子放任自流,相反,我们的孩子都是盼望考试的,没一个会有厌学情绪。我们的学生升入初中之后,并不比那些只会刷题的孩子学习成绩差,而且,我可以自豪地说,我们的孩子更爱学习,更会学习。我们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和信心,维护孩子可持续的学习力。因为,这才是义务教育的重要任务,才是爱,才是责任和担当。

  文中还说,“乡村学校,是他们获取教育资源的唯一渠道。不像城市,校外培训机构繁多,教育资源供给丰富,完全能够堤内损失堤外补”。的确,我们农村学校在一些教育资源上比城里更稀缺,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啊。而且,在这个信息化时代,我们的孩子获取知识的能力在提高。我们也在努力通过网络教学、把老师送出去进修等方式,缩小自己和大城市的差距。不过,农村学校也有自己的长处。农村孩子在一起玩耍的时间更多,玩耍是每一个儿童成长过程中的必修课,是儿童可持续学习力的必要保障,是儿童完成社会化的重要渠道。通过我的观察,我发现我们的孩子在跟同龄人交流、跟客人们交流的时候,非常有自信心,善于表达自己、善于跟别人合作。这方面的能力,对他们未来的成长可能会比成绩好更重要啊。在把孩子们培养成一个自立、自尊、爱祖国、爱人民的好公民方面,我丝毫不觉得农村学校跟城里学校比有什么劣势,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后,个个都会是棒棒的。

  文中还说,“中国现阶段的实力和财力”不足,“脱离了宏大的历史背景和国情社情,孤立地谈教育理想,拔高国民对于现阶段教育模式的期许”,容易“自欺欺人”。我对这个说法持保留态度。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各条战线的发展非常迅猛,我们理应对教育有更高的期许啊!每一个父母都会对孩子的教育有期许,这种期许是理所应有的,怎么会是被拔高了的呢?如果我们不能“拔高”对教育的期许,难道让我们降低对教育的期许?如果我们教育工作者都不敢谈理想,那谁还会对教育的未来抱有希望呢?

  在我看来,舆论对范家小学的鼓励,更多的是因为我们的一点点努力,唤醒了人们对教育的理想和期许,点燃了人们对教育改革的希望,让更多的人能够讨论、反思我们过去的教育模式中存在的问题,让更多的人不再坐着哀叹,而是起来行动,在祖国的每一个角落、在学校的每一个教室,汇集各种资源、交流各种经验、互相学习、互相支持、勇于尝试、勇于创新。这不是改变教育现状的最好办法吗?这不是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,应该以身作则,给孩子做出的最好榜样吗?

  张平原(四川省广元市范家小学校长)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即便是抛开此点不说,恐怕像今日这般机缘巧合之时,这才在碟形物体的牵引之下,汲取此树的本源生命力一用之事,想必将来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。“会不会隐藏于巫经之中?”韦曲并不想放弃,好不容易接近巫祖秘地,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以后都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
  “情怀”从加分项变成争议点

  近年来,“情怀”频频出现在综艺节目中,某某剧组的重聚、一个或多个组合的再次同台、经典剧目演员携手当节目指导等,都是很好的“卖点”,有效激发观众内心的那分怀旧情感之余,也给节目带来了话题度。除了综艺节目有“情怀”外,电视剧也打出了情怀牌,在新版剧作中使用曾经的主题曲,让观众“一秒入戏”。但是,也有不少争议的声音认为,情怀这副好牌正被无节制地消费,有的剧组在短短几年间已经一再重聚,“不见惊喜,只剩套路”。

  唱响情怀吸引观众

  “一听就入戏”

  最近,新版《倚天屠龙记》网络热播引来不少关注。该剧首播时,周华健演唱的《刀剑如梦》成为关注焦点之一,有观众表示,因为这首主题曲,“多看了几遍片头才开始看剧情”。

  《刀剑如梦》是1994版马景涛、叶童和周海媚主演的《倚天屠龙记》的片头曲,更是一首经典老歌,如今新版《倚天屠龙记》继续用《刀剑如梦》做片头曲,不少资深金庸剧迷表示“一听就入戏”。今年跨年演唱会上,周华健将《铁血丹心》《天下有情人》《难念的经》《沧海一声笑》《刀剑如梦》等金庸剧经典主题曲串烧演绎,一度登上热搜榜,如今《刀剑如梦》成为新版《倚天屠龙记》片头曲,让观众回忆满满。

  其实,“情怀梗”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金庸剧最新作品中。2017年新版《射雕英雄传》亮相时,就用“情怀”圈了不少粉DD除了让1983版《射雕英雄传》中的“杨康”苗侨伟来新版出演黄药师,新版还用了包括1983版主题曲《铁血丹心》在内的不少老歌。

  从耳熟能详的旋律中走进熟悉的江湖,有观众感慨“情怀满分”,这也让《倚天屠龙记》增加了不少话题。但是,也有观众认为,同类剧作中一再使用“情怀梗”就是一个套路,“不能想想怎么创新吗?”“这样的翻拍有什么意义?不如把旧版拿出来再看一遍!”

  综艺节目经常出现

  “重聚”场面

  “童年回忆!”“这小时候追过的经典!”“看到这些演员再次聚在一起,好感动!”近年来综艺节目中经典影视作品演员“重聚”时,网络上就会出现类似的评论。

  上周末,1997版《天龙八部》剧组主要演员重聚舞台。他们各自以剧中造型现身,观众熟悉的片头曲作背景,阿紫与姐夫乔峰重逢时说了一句“姐夫,22年了”,网友们感慨“原来这部剧已经过去22年了”。

  重聚的并不仅仅是《天龙八部》剧组。据悉,该节目最新一期录制时,《还珠格格》剧组也再次聚首,“老佛爷”和“晴儿”见面时,两人十分激动。

  在《声临其境》节目里,来自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的“铁三角”张国立、王刚、张铁林成为常驻声音指导,三人在台上插科打诨,也让观众似乎回到了追剧的时光。

  此外,偶像养成选秀《创造营2019》公布的导师阵容包括苏有朋、郭富城、胡彦斌和黄立行。伴随着苏有朋的加入,“小虎队”能否合体再度成为话题,节目组表示“正在努力促成”。

  放眼当下国产综艺节目的创作现状,“情怀杀”已经成为它们吸引关注度的利器。近一两年以来,《武林外传》剧组重聚、《我爱我家》主创重聚、《新白娘子传奇》演员重聚、《康熙微服私访记》剧组重聚、《炊事班的故事》主创重聚、1983版《射雕英雄传》剧组重聚等话题,俨然成为国产综艺节目吸引观众的噱头。

  对于这些重聚场面,观众和网友们一度感叹“感动”“泪崩”,在一去不复返的时光中回头看这些青春印记,总能带来一丝感动。

  这些电视剧承载了一代人的记忆,不可否认,这些“情怀”为综艺节目带来了很高的关注度和话题度,俨然成为了节目的“加分项”。

  当“情怀”变成套路,

  还能“加分”吗

  观众发现,“情怀”正慢慢变成套路。

  1983版《射雕英雄传》剧组、《我爱我家》剧组、《新白娘子传奇》剧组、《武林外传》剧组等,在不同的综艺节目上“合体”“重聚”,观众第一次看的时候感慨万千,看多了就不由得嘀咕,“他们怎么又聚啦?”

  相比起来,《红楼梦》剧组相聚次数可能是最多的。据不完全统计,1987版《红楼梦》剧组分别参与过《艺术人生》《影视风云路》《剧说很好看》《天天向上》等综艺节目录制,他们还在各大卫视晚会上通过演唱《枉凝眉》等经典曲目的方式,唤起观众的回忆。看多了《红楼梦》的重聚,观众们逐渐产生了“审美疲劳”,关注度比剧组第一次聚首低了很多。

  不少观众感叹,第一次看到剧组重聚,确实感受到了“情怀”,但如今看多了同类节目,感受慢慢在变化,有质疑声音认为,综艺节目一次次消费“情怀”。比如《天龙八部》剧组重聚后,一方面,观众感慨当年追剧的往事,表达对这部经典作品的喜爱与难以忘怀之情;另一方面,“岁月不饶人,就让美好永远留在回忆中”“情怀杀慢慢变成‘杀情怀’,童年回忆都被撕碎了”“请不要拿我们的回忆过度消费,适可而止好吗”等声音也不绝于耳。

  确实,在过去短短几年里,观众所熟知的经典老剧、经典老歌频频登场,初看之下,观众会觉得怀念经典,再三接触之后,流水线下生产的“集体回忆”也逐渐变了味儿。有分析认为:“炒情怀,本质上与迭代极快的综艺节目市场是相违背的。十年一次的惊喜变成一年一次的感慨,最终只能变成无动于衷。”

  因此,不管是影视剧还是综艺节目,如果一直沿用最轻松、简单的“情怀”套路,只会令情怀泛滥,并逐渐引来观众的漠然甚至反感。从综艺节目来看,“情怀杀”的威力一次弱于一次;从电视剧作来看,最终把观众留在剧作里的依然是引人入胜的剧情和表演,而不是那一首曾经的主题曲。

  (莫斯其格)

与第二名人形玩偶状的物体,一上一下,一前一后,以比第一个人形玩偶状物体更快的速度,向着地面直落而去。不片刻工夫,大鱼身上的那些腌臜之物,就被其同类分食了一个干干净净。鈥滃埆璇村簾璇濅簡锛屾棦鐒朵綘涓嶈偗浜ゅ嚭鏉ワ紝閭e氨鍒€垜浠厔寮熶笉瀹㈡皵浜嗭紝灏忕殑浠紝鏉€锛佲€?/p>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litire.com/2019-01-07/87250.html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无极2信息港无关。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,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(责任编辑:爱德华纽捷特空岛)